云心 - 第7章 还敢在我面前嚣张 慕少的千亿狂妻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

    接着,大厅长时间的沉默。

    杨茹S市名门杨家出生,拥有麻省理工硕士学位,自身优越,当年嫁给宋旭很是轰动。

    爷爷为何如此的相信杨茹,除了她的出生和学历,她在宋氏集团担任要职,销售部总监,对开拓宋氏有很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杨茹确实有能力,一翻话说的滴水不漏,连老徐都帮她,老徐是在爷爷身边工作了十几年的人,所以……

    星辰指甲扣在手心,刻出一道道的痕迹。

    上一世,她一生都因为昨夜被毁了。今天,仅凭杨茹三言两语的蒙混过去,不可能。

    之前,她以为杨茹还在那边收拾烂摊子,不会过来。

    既然过来了,为了树立自己成高贵贤妻良母的形象,不惜往她身上泼脏水,很好,她更不会轻易让杨茹脱身。

    她脚步加快下楼。

    到二楼拐角处时,奎叔从侧门走出来,拦住她。

    奎叔面带慈笑道:“三小姐,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“奎叔……”

    星辰抬眼看奎叔,她不解,上一世,奎叔待她一直保持中立,既不帮她,也没有落井下石,在她最难的时候,奎叔还帮过她一回。

    可仅仅那一回,奎叔没落到好下场。

    在爷爷病逝后,奎叔失踪了,三个月后,奎叔的尸体在老护城河里找到,尸骨打捞起来,人已经认不出,只能通过验DNA辨认。

    奎叔陪了爷爷一辈子,无儿无女,孤老无依没人送终。

    星辰想尽办法,才凑够奎叔火化的钱,把他尸骨火化埋在院子的老树底下。

    之后,星辰落入皇庭夜宴,宋星月才说出奎叔不肯为杨茹办事,还三番两次的坏她的事。

    老爷子死后,杨茹宋旭当家,杨茹让人把他撞入护城河,给淹死了。

    面对奎叔,星辰是愧疚的,上一辈的懦弱,不仅害了自己,害了霆萧,害了爷爷,还害得奎叔不得善终。

    奎叔语气和善道:“三小姐急什么,你就算下去对峙,又有几回能赢。”

    星辰猛地想到,杨茹在爷爷面前做人太成功了,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,她不止一次的对爷爷说过杨茹虐待她,可爷爷总是不信。

    “三小姐真的气不过,就去门口看看。”奎叔意味深长的说。

    她走到拐角玻璃窗前,看见雕花栏杆外,宋星月在跪着,跪的时间似很长,脸色漆白,跪的不稳,咬牙硬撑着。

    宋星月还在外面跪,说明爷爷气没有消,任凭杨茹口若灿莲,黑的说成白的,她也能掰回来。

    星辰目光坚毅,嘴唇露出一抹冷笑,回头,对奎叔鞠躬道:“谢谢奎叔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奎叔望星辰下楼坚挺如竹的清瘦背影,三小姐变了,看不见以前懦弱,胆小,上不了台面的卑微样子。

    此前,他如何不想帮她,毕竟是那个人唯一留下的孩子。

    只可惜,她不争气啊。他何尝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星辰绕过大厅,穿过花园,走到大门前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星辰都在想前世宋星月是怎么对待她的,宋星月曾拿录像逼迫星辰去陪导演时,星辰抵死不从。

    她逼她,打她,让她跪下。

    “你跪不跪?跪不跪?”

    “小杂种,你还挺有骨气啊,我告诉你,你不去陪陈导,今天我就把你这双腿给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跪下,给我跪下去。”

    星辰不跪,她面目狰狞的抓星辰头发,把她头砰砰砰的往墙上撞,直到白墙被血染红。

    而现在,宋星月就跪在大门栏杆外。

    头发蓬松,瞳孔无神,下眼睑红肿,还在哭着,脸色苍白的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膝盖跪不稳,身体像随时要倒下。

    这才天亮,她真的有跪这么久?演技,跟她姐姐宋星日有的一拼。

    两世,她第一次见到‘学霸才女’宋星月如此狼狈的样子,有点爽,可比起前世她的境遇,宋星月今天跪在这还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她唇瓣蹙着冷笑,走出大门,脊背傲挺,屹立在宋星月面前。

    初升太阳照在她娇小身躯上,映在她绝色的脸上,一洗之前的卑微懦弱,她生的很美,绝美的脸蛋看不到温暖,瞳孔里是无尽的寒意,吞噬一切的寒意。

    她高高在上的俯视宋星月。

    宋星月一抬头,就看见了她。

    在宋家一直都是宋星月欺负宋星辰,哪里轮到宋星辰来嘲笑她,看低她。

    何况,昨天如果不是这小杂种,她会被那三个人渣欺负,还把影片放映到大厅上,让参加宴会的宾客全看见。

    那些宾客涉足军政商艺,都是S市有头有脸的人物,他们全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被毁了。

    现在,宋星辰就站在她面前,她恨不得吃她的肉,扒她皮,抽她的筋……

    宋星月满腔怒火,也不装了,笃地从地上站起来,脸色扭曲的骂:“小杂种,你居然还敢出现,还敢来看我的笑话?”

    星辰笑意盈盈的看她,“二姐,昨天晚上那三个男人滋味如何?你一定很爽吧,听说磕了药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贱人,你毁了我,我还敢在我面前嚣张?”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被宋星辰骑在头上过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她抬手重重的煽在星辰脸上。

    星辰没躲,瞬间脸颊印出五指印,脸颊浮肿。

    “你别以为躲进了祖宅,爷爷会给你做靠山,妈妈今天一定会带你走,害了我,你以为你能抽身而退?做梦……你等着被人轮奸吧。”

    当她第二个巴掌甩下来时,星辰接下了。

    “哦?我等着被人轮吗?呵,二姐你还在白日做梦,还没醒呢。”

    星辰微笑着,把宋星月的手甩开,转身,看向栏杆后面的管家奎叔说:“奎叔,门口有监控吗?”

    宋星月看见奎叔一瞬间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奎叔什么时候站在门口,他到底听见了多少?

    “有的,三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请奎叔把监控带到大厅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姐。”

    宋星月脸色苍白,身形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完了。

    来之前妈妈千交代万嘱咐,让她哄宋星辰,只要把人哄好了,老爷子的气自然会消。

    人回到宋家,想怎么收拾她都行。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奎叔会帮她?帮那个小杂种有什么好处,她才是爸爸妈妈最疼爱的女儿,最有前途的女儿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